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高手心水主论坛 > 文章内容

尚品网“猝死”疑云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8-25 阅读:

  曾经光芒万丈,而后沉寂许久,再回到聚光灯下,则是为了说一句“goodbye”,这是尚品网的故事。

  在“猫狗拼”三分天下的电商江湖,如今或许已少有人记得这家昔日的明星企业。不过,其在风行之时,曾得雷军天使投资,更曾获包括高瓴资本、晨兴资本等多家知名投资机构青睐,并一度扬言要“打服”阿里、京东。

  这是复杂大环境下,本已艰难的奢侈品电商、独角兽公司又一个“死亡”案例,也关涉创业者的欲望与野心、人情与法理。

  “感觉像恋人背叛了一样,一点公德心也没有,唉。”8月5日,雨婷(化名)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来一段微信文字。

  7月30日,国内知名奢侈品电商尚品网在其APP端发布公告称,因融资重组不顺,经营受阻,因此官网与APP均将暂停服务。

  事发突然,尚品网“暂停营业”,被外界视作“猝死”。毕竟,今年5月,尚品网如往常举办“5·20”大促。大促前夕,创始人兼CEO赵世诚还面对媒体,分享了其“对奢侈品电商行业远期理想的深度思考”。报道称,这是他“沉寂”一年后首度发声。

  留意到“大促”,6月1日,Jean(化名)在尚品网连下两单,总计近4000元,“没有想过会变成这样。”按照惯例,尚品承诺7到10天发货,但一直到6月20日,“还没动静”。Jean觉得很奇怪,打开APP发现尚在备货中。客服称,海外业务有所调整,继续等待,并称“一件商品已发货,另一件还在备货”。但发货的商品,并未更新物流信息。

  7月1日,Jean再次询问客服,客服的“说辞”依旧是“海外业务在调整,时效有点久,不用担心”。一周后,Jean“发现还是没有动静”,开始申请退款,但工作人员已经变成“机器人”,点击APP寻找人工客服,均显示“在排队”,拨打客服电线月中旬,Jean在微博上搜索“尚品网”,这才发现自己遭遇的情况并非孤例。“好多人都没有发货,也没有退款。”、“400客服电话打不通、网上客服找不到人。”

  记者采访到的多位尚品网用户也大多经历“一开始说配货”、“还不发货让我们申请退款”、系统维护升级诸多售后事宜延迟等阶段,直到在微博上搜索,才发现“5月购物的用户都没发货没退款”。

  8月2日,记者获取一份尚品网用户自发统计的EXCEL表格。根据表格,竟有用户今年2月的订单仍未“履约”,不过,大部分订单均发生在“5·20”大促及之后。绝大多数订单金额涉及数千,甚至上万元,表格中仅22人,涉及金额便已超过10万元。

  尚品网7月30日公告还称,“目前尚未办理退货、退款的用户,可以联系尚品网在线客服或添加客服微信号:SPWPINGE”。

  不过,这一善后渠道似乎并不畅通。奈子(化名)等多位用户向记者反馈,添加该微信后,客服仅回复“目前所有订单只能排队等待,具体时效需要等公司进一步处理的进展,目前我们无法保证,客服目前能操作的是先登记您的退款,待能处理退款后会陆续处理”。

  更让奈子气愤的是,当她再次跟进相关事宜时,微信却显示,对方“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朋友”。8月2日,记者辗转联系到尚品网客服,对方称,显示“好友验证”,是微信系统的保护措施。至于另一渠道在线客服,包括光华(化名)在内的多位消费者对记者表示,“联系不上”“只能跟微信这个联系”。

  “电子商务经营者自行终止从事电子商务的,应当提前三十日在首页显著位置持续公示有关信息。”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表示,企业突然停业后这样的做法,是极端不负责的。

  知名IT与知识产权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表示,如果尚品网在5月底搞大促后,对于消费者所下订单并未能履行,而且发生停业情况,则尚品网不仅涉嫌构成民事欺诈,还可能涉嫌构成合同诈骗犯罪。

  “在我意料之中。”7月30日,怀胎八月的陈楠(化名)在工位上得知尚品网“暂停营业”的消息。此前几天,部门经理已多次跟她提及,公司可能要“破产”,并称HR可能会找其谈线日)下午,尚品网薪酬福利经理孙开找到陈楠,称“把拖欠两个月的工资补齐,David(赵世诚)个人出资补偿工资”,并建议其找第三方补缴社保,“公司社保缴纳到7月,8月停缴”。

  这是尚品网彼时对陈楠的遣散解决方案。不仅如此,在尚品内部盛传,“公司当天晚上就要贴封条”。陈楠对这一协议方案感到不满,次日在丈夫的陪伴下来到据称“要贴封条”的公司所在地——北京懋隆文化产业创意园A座3层,讨要说法。孙开再度出面“斡旋”。根据陈楠提供给记者的视频,孙开称:“公司已经完全没有业务运营了。”“在这坐着,没有工资可发,没有工作可以安排。”“你现在就可以去仲裁,没问题”。在视频中,他确认“公司已确定申请破产”。

  中闻律师事务所权益合伙人张继军表示,破产是一种法律状态,任何一家有限公司,资不抵债或者资产高于债务但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就符合破产条件。“但从那段表述来看,是不是可以理解破产,没法去对应。”

  7月31日,一封主题为“破产遣散通知”的邮件已发至陈楠、李杨(化名)等多名员工的Foxmail。邮件称,“由于公司资金问题,无法继续运营,已启动破产程序,现对员工进行解散安置,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公司与您的合同即日起解除,工资等结算事宜如下”,其中,主要包括6、7月份工资,补偿金,并称,“社保公积金缴纳至7月,8月起停缴”,“上述款项将于破产程序结束后支付”。

  一封并未提前知会、以破产为由的邮件,便可单方面遣散员工?“破产并非劳动合同解除的法定事由,只有是在进入破产程序、法院宣告破产,在这个时点,劳动合同才解除。”张继军说,法院是在受理破产裁定之后的一段时间才会宣告破产,同时无论是法院受理破产裁定,抑或宣告破产,均是公开的。

  不过,目前法院并未宣告尚品网破产。不仅如此,他还指出,邮件中解除的期限也是“有问题的”,如果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应当提前一个月通知劳动者。

  那么,上述邮件中“启动破产程序”又当如何理解?张继军解释称,如准备破产申请的文件,也包括向法院递交破产申请的文件,都属于这一范围。

  究竟尚品网是否进入破产程序?8月5日,记者得到一份情况说明的复印件,系尚品网7月底递交给北京市朝阳区原工商局双桥工商所。根据情况说明,尚品网方面称,公司董事会正在讨论后续的计划,目前可能的选项顺序是:1.公司进入破产流程;2.公司在破产流程中,寻求破产重组方案随时终止清算流程;3.公司继续寻找战略投资人。该文件并未确认后续的计划为何。

  8月6日,记者注意到,5日,名为图扑尚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图扑尚)发生工商变更记录,出现“清算组成员备案”,负责人为张晓军,成员分别为陈江雁与刘明。其中,张晓军不仅是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更担任尚品网总经理一职。而图扑尚恰是北京新尚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尚品)的全资子公司,后者亦是尚品网运营主体——北京尚品百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尚品百姿)的控股公司。

  根据工商信息,在7月17日,图扑尚还变更注册资本(金),由1000万人民币元,变为2180万元人民币。

  图扑尚成立清算组,那尚品百姿、新尚品是否也已进入相关流程?对此,记者多次致电上述公司,但截至发稿,并未接通。

  8月7日,有尚品网用户向记者曝料,当日接到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电话,相关工作人员称:“尚品资不抵债,在破产清算中,(消费者)已登记退款信息的话,会作为债权人信息,等清算完了统一处理。”记者查询得知上述电话号码为北京市朝阳区原工商局双桥工商所,并随即于7日下午前往工商所证实了上述说法。据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因为近段时间多位消费者向工商局投诉尚品网欠款,工商局对此已进行立案调查。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尚品网正在准备相关资产清算材料,或在短期内向法院申请破产,对于后续情况工商所仍在继续调查中。

  在尚品网9年的成长历程中,不乏高光时刻。启信宝数据显示,尚品网共获得5轮融资,出资者包括高瓴资本、晨兴资本等明星投资机构,而因其天使投资人为雷军,更是让尚品网闻名于行业内外。

  在电商分析师庄帅看来,尚品网之所以一直获得明星资本加持,并且能在奢侈品电商的“洗牌潮流”之后幸存下来,是因为其创始团队无论在电商运营、营销品牌还是内部管理以及对奢侈品的理解,都在同一批创业者中排在前列。

  不过,自2014年8月高瓴资本加持之后,尚品网几乎再未拿到大笔融资。“公司一直未实现盈利,靠外部投资输血。奢侈品电商拉新成本高,未找到新用户拓展的渠道与方法,也没有资金去投放品牌广告,2015年之后,没有拿到过大笔的融资,造成进一步的运营困难。”一位接近尚品网的人士告诉记者。

  不仅如此,“裁员”也像幽灵一般缠绕着尚品网,最振荡的当属2018年。尚品网前管理层人士钱盛(化名)对记者表示:“2017下半年以后,明显感觉公司走下坡路。”也因此,“卖身”成为尚品网的出路之一。

  2018年1月,*ST赫美(002356,SZ)全资子公司赫美商业拟将以不超过2.5亿元的股权转让款、不超过1.5亿元的增资款的总交易对价受让新尚品持有尚品网90%股权、和诚宇信(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诚宇信)100%股权。

  据尚品网前员工广成(化名)回忆,大约是在2018年6、7月份,“赫美好像第二期的投资款没打过来,就并购失败了。”紧接着,Topshop在8月提前终止与尚品网的合作。谈崩了,“老赵”(赵世诚)带着团队从英国“铩羽而归”。

  而在尚品网与赫美的“蜜月期”,赵世诚的不少精力开始投入在“图扑尚”。该公司原本意在将原尚品Topshop相关业务转移过去。不过,随着“卖身”失败,Topshop终止合作,赵世诚又回到尚品的业务中。

  “一度我们都已经向张晓军汇报工作了,但随着赵的回归,张什么实质业务都不管了,所有的批签都要通过赵。”钱盛说,毫无疑问,赫美、Topshop连番“打击”,对尚品网是“重创”。

  不仅如此,据多名员工表示,在尚品网还盛行“家族式管理”,“基本核心岗位都是家族人员,部分决策时,这些成员会私下提意见。”广成说,2015年、2016年,尚品网还有VP(副总裁),后续不知何故VP都离职了。

  赫美并购失败、Topshop“谈崩”,对于本就勉力为之的尚品网堪称雪上加霜。2018年9月,钱盛接到通知,作为管理层人员,将实施996制度,最初不要求打卡,但当“国庆”过完,“996开始强制执行”。

  紧随其后,是“管理层全部背销售指标”,有些指标在钱盛看来并不对口,因此显得“可笑”。那一阵,“人事天天拿着一张单子磨(管理层)”,最后,不少管理层都磨到能完成的“指标”才签字。而完成KPI的奖励,并非额外的拨款,本身就是出自原有工资,因此,“看起来就是变相扣钱”,钱盛说。

  紧接着11、12月份,尚品网进行一波大促。每逢临近年尾,便是电商的庆典,因此在离职员工广成看来,“从7月份到年底的销售还是不错的”。

  然而,危机却在悄然酝酿。据多位前尚品网员工回忆,由于奢侈品品牌为海外所控制,因此,最初尚品网在物流上采取“跨境电商+一般贸易”的形式。在赫美并购案失败之后,尚品开始在7、8月份,采取多种手段控制成本,其中就包括强化邮政E特快(ETK)直邮的方式,弱化传统物流方式。

  在钱盛看来,在《电子商务法》即将实施的关口,这种调整不甚“明智”,同时,作为领导者,赵世诚对于电商法的实施太不敏感。“2018年一直都在说电商法的颁布实施,电商企业都在做合规阳光报关,而尚品网背道而驰,从做了4年的BC跨境和一般贸易进口改为E特快个人行邮模式,2019年1月1日电商法实施,对其也是一个冲击。”

  厄运伴随新年而来。“电商法发布后,造成商品11、12月份原ETK线的订单大量积压,造成很多用户退单及成本更高的清关方式入关。”广成说。因此,虽然后续1月份迅速调整物流履约方案,即不再将ETK作为主要物流履约方案。这却造成了现金流问题。

  不仅如此,由于大量货物积压,一时间尚品客诉量飞涨,同时,客服时常面临向消费者退款后,却发现货物已清关发往消费者端的情况,因此,“追货”成为那段时间客服的日常。

  对于尚品网部分员工来说,2019年新年之初,同样令人纠结。在春节前,尚品网官方向薪资超一定水平(大致以万元为分界线)员工提出一份协议,即2019年1月、2月、3月的薪水扣除一定比例(大致50%),仅发放剩余的部分;而扣除的部分工资,将在6月底补齐,或者换算成两倍的股权,并在上市后兑现。

  据多位员工向记者回忆,彼时,赵世诚称,公司这是为了盈利,来为上市做准备。

  协议一出,员工哗然,有一些老员工出于感情,签署了这份协议,也有部分员工愤而出走,另有一些员工并未签署协议,因此,前三月份工资正常发放。

  一直到5月中旬,孙开一封邮件炸开了锅。在邮件中,孙开称:“由于特殊原因导致2019年5月工资将延迟发放,为大家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在年初并未签署相关协议的刘栋(化名)对记者称,“1~3月的工资我没有被扣,但4月开始,就强制扣了,整整扣了税前的30%”。刘栋找到公司说理,公司答应,会补上此前的工资,但

  “5·20”之后,一切似乎陡转,多位员工回忆“公司突然准备进行破产,可能是“5·20”销售不太好,但具体原因不太清楚。”但那段时间,许多尚品网员工签署无赔偿协议直接离职,“条件就是把之前欠的工资给发了。”

  反向观之,在一些消费者与离职员工看来,“5·20”大促本身像极了一个“圈套”。

  就在“5·20”前夕,赵世诚却在沉寂一年之后首次接受媒体采访。彼时,他称,过去一年带领团队去欧洲“磕”遍了知名品牌商、百货公司、买手店。“这正如物流业务之于京东,需要坚持很多年后,才能‘被看见’,一跃成为核心竞争力。”

  不仅如此,在“5·20”大促之前,尚品还与民生银行推出联名卡,并拿到“中字头”国家级鉴定机构的正品背书,这被认为实属不易。自然,当时强制员工办理的“联名卡”,如今已经“名存实亡”了。湖南卫视新闻联播聚焦湖南日报社融媒体

  而根据上述尚品网对双桥原工商所的情况说明,尚品网称,“自‘5·20’后,由于运营资金紧张,现金流濒临断裂,开始放慢经营节奏,存量资金偿付供应商以前欠款和客户退款后,已近枯竭。”并称,“公司在董事会决议下,紧急启动寻找战略投资人的重组计划”“最终在6月底确定了江苏一家民营企业上司公司,进行重组洽谈”,在“最后一刻(7月25日)功亏一篑”。

  记者辗转联系到尚品网另一位前管理层人士,该人士原本愿意接受记者采访,不过,其后又以“和前公司还有些工资上的瓜葛在处理,不太方便”为由,婉拒了记者的采访。不过,根据记者得到的一份截图,在另一个数百人的大群中该人士称,“作为最后一波的离职员工,欠了我8万元的工资,老板让我们扛到最后,就一句创业失败,大家愿赌服输”。他还称尚品网将进入“清算流程”,其实“当时也有活下来的机会”,但股东内部的利益出现分歧。

  工商信息显示,“尚品系”公司在6、7月份董事会曾频繁变更。就尚品网运营主体尚品百姿而言,6月21日,雷军、刘芹、金云退出董事会,新增董事为张明若、沈珺、赵世金。不过1月(7月17日),张明若、沈珺又退出董事会。

  而“尚品系”的母公司新尚品,其董事雷军、刘芹、金云则于7月5日退出,而新增张明若、毕业设计论文答辩PPT模板 开题报告课题,赵世金、沈珺三人。

  外界对雷军耳熟能详,而刘芹则是晨兴资本创始合伙人。高瓴资本派驻尚品的董事——王榕一直到7月17日才退出尚品百姿董事会,并仍留在新尚品的董事会中。对此,有观点此前指出,因赵世诚与某投资机构派驻尚品网的董事在经营方向上出现严重分歧。

  但归根结底,资金链断裂才是尚品网“猝死”的直接“诱因”。电商分析师鲁振旺对记者表示,尚品网这两年一直都非常困难,主要是奢侈品电商这个行业目前还没有谁能做到持续盈利。多数奢侈品电商都是通过自己抢货拿到平台上卖,无论是成本还是复购率都面临巨大压力。这两年,京东天猫都在布局奢侈品,这给垂直奢侈品电商留下的空间非常小。

上一篇:尚品宅配8月15日快速上涨 下一篇:《汉江怪物》电影观后感(600字)

相关阅读

刘伯温图库| 九龙黑白图库百度| 欧洲杯足球心水论坛| 彩图图库资料大全| 香港金多宝开奖日期| 最精准的马会内部资料| 香港今晚开奖结果| 三五图库管家婆| 香港神算子中特网百度| 简单的杀肖公式规律|